吏治的结症在哪里?

2014-10-10 我爱糯米

    在结束了数千年的封建统治后,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建立了新中国,但在经过65年的洗礼后我们的官场生态并未完全脱离封建统治的魅影,在与各级公务员打交道的过程中,我听到的最多的就是“这是领导说的”、“这是领导安排的”、“这是领导决定”,在他们这里,领导是他的最终评判,能不能做好领导交待的事情才是关系其利益的根本,至于事件本身是否合理合法在他这里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要领导满意。这是公务员还是领导的私人办事员?虽然中央数次强调依法治国,也打掉了几只老虎拍掉了一些苍蝇,但基层政治生态依然没有明显改观。一警员甚至对我说“和我讲法,我就是执法的”,言下之意,老百姓不配和他讲法,更深层次的思想无非是自觉比老百姓高一等,试问如果老百姓如果不和警官“大人”你讲法,那该和你讲什么?拿菜刀和你讲狠吗?这种基层执法人员的“法为我用”的现象在生活中绝不是孤立现象,上层的法律法规和政策在执行者手里却成了其肆意玩弄的魔法棒,即所谓民间俗语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政策的制定者本意是造福民众,但到某些执行者那里却变成其谋利的工具。
    基层公务员会有这种表现,是基于中国封建统治过程中根植于国民性里的等级制度,过去的封建统治者为维护自己的统治利益,将人划分为三六九等,认为制造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状态,一旦有了人与人之间不平等的前提,又如何能做到公平公正呢?正是因为作为国家机关直接面对民众的基层公务员有了这种等级思想,才会有对民众呼来喝去态度蛮横,对领导唯唯诺诺卑躬屈膝。不去除这种等级观念,也就不可能确定依法治国,以法为大的政治生态。
    本来还有很多话说,但刚好看到了网易新闻的《人民日报揭秘习近平为何点名批评利益集团》一文,想说的很多话该文已有很好的表述,就不啰嗦了。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