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降低对追究未成年人的刑责的界定年龄

2017-2-20 我爱糯米

      首先要强调的是,立法的目的是为了保障整体的公平性,使社会整体法制向好的方向发展。某些专家声称14岁的未成年人心智还不成熟(健全),不客气的说持这种观点的人太过自以为是,你老人家14岁的时候心智不成熟不代表现在的小孩14岁了心智也还不成熟,以笔者的个人成长经历而言,14岁恰恰是三观定型的时候,在那以后笔者除了增加了对社会的复杂性和丑恶性的认识外,基本的三观就没改变过。甚至不排除某些所谓的专家本身自己家就有一个“坏小子”,担心如此法制改革后会使其受到惩罚。这种将个体私利带入对公共事物的决断的做法最为下作!当年未成年保护法的成文就带有如此强烈色彩,只强调了如何“保护”,与之配套的法制建设却只字未提!导致了现在《未成年保护法》沦为公共吐槽的“未成年人渣保护法”!

     降低刑责年龄限定只是一个起点,我们还需要有更多的配套法制措施需要跟上,比如加大对未成年监护人的权责义务,对于监护人监护不力的应予以入刑!成年教唆未成年犯罪的,按未成年所犯罪行数倍处罚教唆人,教唆多人的,按人数加倍!甚至可以考虑,未成年人对成年人违法的,可适用《未成年人保护法》,未成年人对未成年人犯罪的,实施犯罪行为的不受《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

     而且《未成年人保护法》不能沦为犯罪分子的帮凶,为防止别有用心的人钻法律漏洞,对未成年人犯杀人等严重罪行的,应判处终身监禁等严厉措施。也可以以此倒逼其监护人对其所监护对象加强监管。现在很多家长对小孩不加约束,对其犯罪有恃无恐,不得不说我们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是起了一个很坏的作用。在台面上的人喜欢报喜不报忧,总是强调《未成年保护法》起了多少积极作用,却对其负面影响视而不见,这种昧良心的做派对你升官发财有作用,但对社会的整体危害却非常大,动摇的是我们国家的根基。我们国家的未来!有错误不去改正,就是最大的犯罪!

     还有一个累犯的问题,笔者反复提到过,对于累犯,应该对其罪行予以累计,有人反驳说已经处罚过的不应该再次处罚,我想这些人根本没有明白社会立法的基本原则,对罪行做对应的处罚,是为了让行为人更正其行为,达到不再犯罪的目标。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处罚不是目的,教育好人才是目的。既然行为人再次犯同样的罪行,说明你的处罚根本没有效果,他根本就没有引以为戒,那么为了让法律“有效”,就应该有对应的措施!因为现在没有这种累计的措施,所以我们才会在社会上看到有人小错不断大错不犯,危害一方却让周围的守法公民无可奈何的社会怪象,极大的损害了法律的公信力。虽然在条文里有再次犯罪从重处罚的表述,但实际根本不具备可操作性,不具备可操作性的东西是无法执行的,也就成了一纸空文,还不如不写!

法律,应该强调的是对守法公民的保护!

评论(0) 浏览(62)

纪念敬爱的周恩来总理!

2017-1-8 我爱糯米

      周恩来(1898年3月5日-1976年1月8日),一个伟大的人,一个伟大的总理,一个伟大的共产党员!

评论(0) 浏览(92)

各级政府施政的误区

2017-1-8 我爱糯米

      经常在网上可以看到很多网民描述生活状态并不如意,生活成本相比以前大大提高,尤其是被炒作虚高的房价已远远超出能承受的范围,这与平时我们在官方文件中反映的大相径庭。整体来讲,不管是社会调查机构还是政府自己也承认,目前中国的人民幸福指数是很低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值得我们反思!

      某些人为了掩盖事实,用以前绝大多数人都用不起“大哥大”而现在基本人手一部手机,很多人甚至同时使用多部手机来说明“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这种偷换概念的辩白太过牵强,被大众用脚投票也是显而易见的了。要知道同向对比,那个时候的“大哥大”相当于现在的“卫星电话”,我们那个时候用不起“大哥大”,现在同样也用不起“卫星电话”!

      现在大家能享受的科技产品是很多了,但这是科技进步带来的成果,不是施政者的功绩!不可否认,改革开放初期,因为政策改革的原因带来社会生产力解放,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的很快,这的确是施政者解放思想开拓视野带来的巨大改变,这是施政者的功绩。但伴随而来的腐败和官商勾结的现象没有得到彻底遏制,很大程度上侵蚀了改革红利,也造成了现在很多人觉得这10多年来的生活水平不是提高而是下降的体验。

      习主席提出的“人民收入增加一倍”,用来增加人民的可支配收入,提高幸福感,不是让你们单纯的给人或者是逼人去涨工资,不是让你们用房子去掏空人民几十年甚至几辈人全部的收入,不是让人民上不起学,看不起病,甚至死不起!

       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问题?!你们真的好好去想过了吗?!

评论(0) 浏览(88)

Powered by emlog 鄂ICP备10210488号-2 我爱糯米